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慰安妇”档案申遗今年遗憾落选 韩媒:日本政府全力阻挠

      “慰安妇档案今年无缘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10月31日公布的这一消息在东北亚各国引起截然不同的反应。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当天表示,韩方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出的决定表示遗憾,韩国政府反对歪曲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和相关历史的任何言行,将继续支持“慰安妇”档案申遗。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则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取了合适的对应”。日本外务省官员对媒体表示,“暂时可以安心、松口气了”。日本和韩国媒体31日都指出,“慰安妇”档案申遗落选的背后,日本政府“做了大量工作”。

  韩国KBS电视台31日报道称,据韩国文化财厅介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当天公布最新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项目名单,其中不包括“慰安妇”档案。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国际咨询委员会(IAC)10月24日在法国巴黎举行为期4天的会议,对“慰安妇”档案的价值进行审查,评价称这是“唯一且不可替代的史料”,但“慰安妇”档案申遗遭到日方全力阻挠。

  据韩联社31日报道,教科文组织当天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对韩、中等国民间团体联合申报的“慰安妇”档案和日本政府单独申报的“有关慰安妇和日本军军纪的记录”做出保留决定。日方的申报材料中包含日军“合法运营慰安妇设施”的内容。中国曾于2015年单独为“慰安妇”档案申遗,教科文组织建议中方与其他受害国联合申报。去年,由8个国家和地区的14个团体共同以《“慰安妇”的声音》为名再度申报,提供了受害者证言、证明“慰安妇”设施真实存在的资料、对受害者的调查、受害者治疗记录和对受害者的援助记录等。

  “慰安妇档案申遗失败是日本全力游说的结果”,韩国《中央日报》31日发文称,2015年中国的南京大屠杀档案成功申遗后,日本政府大为光火,当时的日本文部科学大臣甚至跑到巴黎教科文组织总部抗议。针对今年“慰安妇”档案申遗,日本首相安倍强调“不能失败两次”,日本政府为阻止“慰安妇”档案申遗发动了“全面战”。日本主要采取了两大战略,首先是强调“慰安妇”问题“存在争议”,“应该通过当事国协商解决”。第二就是利用缴费问题向教科文组织施压。在最近美国退出教科文组织后,日本成为最大经费分摊国。日本2015年一度拒绝缴纳会费,最近甚至公开威胁退出。

  日本共同社31日称,今年世界各国申报的约130份资料中,总计78份资料入选,教科文组织对“慰安妇”档案申遗做出“延期”决定,并提及“总干事力争斡旋各方对话,达成一揽子协议”。该组织秘书处发表的声明称,新任总干事博科娃基于10月中旬教科文组织执行委员会通过的“有关世界记忆名录申报与收录制度改善决议”,表示“重要的是尊重对话精神与国际社会的相互理解,帮助促进和平”。文章称,鉴于2015年中国“南京大屠杀”相关资料申遗成功曾遭日本的强烈反对,博科娃此次判断可能参照了“改善决定”。日本《每日新闻》31日引用日本政府人士的话称,这次“慰安妇”资料申遗被推迟,是“日本政府做了相当大量工作”的结果。

  “日本诡辩称已经解决慰安妇赔偿问题”,韩国SBS电视台31日报道称,2014年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曾向日本政府发函,呼吁日本政府惩处“慰安妇”问题相关责任人。该委员会31日公布了日本政府去年12月的回函称,“慰安妇”的补偿问题“已遵循‘旧金山和约’等解决完毕”,而对于该委员会要求的“惩处责任人”,日本政府称,目前具体查证非常困难,不打算追究责任人。

  浙江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志军3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慰安妇”档案申遗落选,既意外,又不意外。意外是因为,“慰安妇”档案是历史事实,是值得保存的记忆,没有理由落选。不意外则与教科文组织最近的风波及日本施压有关。

  刘志军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要依靠成员国支持运营,是“在夹缝中生存”,较容易受到政治因素影响。美国退出,它失去一个大国支持,新总干事上任立脚未稳,现阶段的教科文组织正处于风雨飘摇中。日本作为成员国,也是经费承担大国,教科文组织无法承受其施压或退出的威胁。刘志军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出“延迟”决定,有可能暂时顾及了日本的颜面,中韩会继续推动这项工作,“慰安妇”档案迟早会入选世界记忆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