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世界遗产居然还能被除名!

世界上每年会评出世界遗产地,

每个新加入的都会受到关注和称赞!

然而也会有少数世界遗产,

因为种种原因而被除名。

 

被摘星的世界遗产可谓是既可惜,又可惜,

全球到底有哪些曾被除名的世界遗产呢,

它们到底“错”在哪里?

阿曼苏丹国

阿拉伯羚羊保护区

第一个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

        《世界遗产公约》自从1972年生效,虽然也有退出规定,但是在公约生效后30多年里基本没有触发过。阿曼苏丹国的阿拉伯大羚羊保护区是第一个撞上枪口的“倒霉蛋”。

        面积达到2万7500平方公里(相当于10个香港的面积)的阿拉伯羚羊保护区在1994年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因为这片保护区里为160多只濒临绝种的长角羚撑起了保护伞。

        然而好景不长,阿曼苏丹国单方面违反世界遗产公约,将保护区面积缩减90%用于勘探石油。同时由于受到偷猎和栖息地退化的影响,长角羚种群数量迅速减少,2006年只剩下65只,且只有4对具有繁殖能力,可以说保护区已经名存实亡了。

        世界遗产委员会不得不在2007年宣布,将保护区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这是世界遗产公约自创建以来第一次除名条约里的世界遗产。

现状:已彻底消失

德国

德勒斯登易北河谷

一波三折的“德勒斯登桥梁之争”

       德勒斯登易北河谷,旧城区有许多著名的18、19世纪巴洛克建筑,郊外则有优美的自然景观,这沿岸十八公里的风景堪称是人文与自然和谐并存的优质景观,因此在2004年入选世界遗产

        不过列入世界遗产不久,德勒斯政府就计划兴建一座大桥以改善交通。世界遗产委员会持反对意见,市民也争论不休。被吵得头大的德勒斯登政府在2005年举行了全民投票,最终支持建桥派以68%的票数获胜。

        世界遗产委员会见此情况,退让一步,希望改建成地下隧道。不过这一建议被政府拒绝了,表示不能违背民众的意见。遗产委员会在2009年第三十三届遗产大会宣布将德勒斯登易北河谷除名。

        被除名的世界遗产,或者被列入濒危的世界遗产,大多是因为所在国家穷,保护工作做不好。但是德勒斯登易北河谷所属的德国是文化大国,也是欧盟中的经济大佬,一直都有保护历史古迹和自然环境的优良传统。不过现在看看瓦尔德施略欣大桥为德勒斯登民众带来的便利,似乎这份“牺牲”也是值得的。

现状:长达636米、横跨易北河的瓦尔德施略欣大桥(Waldschlösschen)已经在2013年竣工。

格鲁吉亚

巴格拉特大教堂

2017年在世遗名录中默默消失的名字

         相比阿拉伯羚羊保护区消失的无奈,德勒斯登易北河谷消失得轰动,巴格拉特大教堂的消失则显得默默无闻。

        巴格拉特大教堂以格鲁吉亚统一后第一代君主巴格拉特三世的名字而命名。大教堂的修建始于公元10世纪末,直到11世纪初才完工。格拉特修道院的主体建筑于12世纪至17世纪间兴建,修道院内的马赛克与壁画都极其精美。

        大教堂与修道院被认为是格鲁吉亚中世纪建筑鼎盛时期的代表作,两者在1994年被打包成一个项目“巴格拉特大教堂和格拉特修道院”入选《世界遗产目录》,2010年因为“格鲁吉亚在遗址所在地建设的一个项目将破坏该遗产项目的完整性和真实性”而被列入“世界濒危遗产名录”

         2017年7月,联合国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公告(备注:由于巴格拉特大教堂经历了重大改建,有损其完整性和真实性,所以将其从世界遗产名录中除名,只保留格拉特修道院为世界遗产,并且摆脱“世界濒危遗产”名号。除了这一纸公告,再无其他风吹草动,堪称低调的不能再低调。

现状:翻修后的大教堂依然作为普通景点对民众开放。

谁会是下一个被除名的世界遗产地?

这份危险名单上的54个世界遗产都有可能!

        除了像巴格拉特大教堂这样直接吃了“红牌”被罚下场的世界遗产,还有一份“黄牌警告”世界遗产名单,那就是“濒危世界遗产”

        有些世界遗产因为受到人为或者不可抗拒的自然因素而遭受破坏的世界遗产,比如因为叙利亚内战而受损的大马士革古城,以及自然退化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大沼泽地国家公园。

如今,

这份“危险名单“已经有54个了,

谁会是下一个被除名的世界遗产呢?

猜测一

自带濒危属性的耶稣诞生地”圣诞教堂“

       还有一些世界遗产自带“濒危”属性,是同时被列入“世界遗产”和“世界濒危遗产”名录的,比如因为拥有耶稣诞生的马槽而备受推崇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教堂“圣诞教堂”,2012年同时被列入两个名单。

猜测二

物种入侵的加拉帕戈斯群岛

        被称为“达尔文岛”的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因为物种的多样性而在1978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是多年来,因为大量非法移民,以及旅游业的不健康发展,使得加拉帕戈斯群岛在2007年吃了一张黄牌。

        不过好在厄瓜多尔政府此后采取了颇多措施——限制游客人数、控制非法捕鱼、管理入侵物种——终于使得“黄牌警告”在2010年解除。

猜测三

吃黄牌跟吃饭一样家常的“大沼泽地国家公园”

        翻看“濒危世界遗产名录”,还能看到一些几进几出的有趣世界遗产,比如美国迈阿密的大沼泽地国家公园。在这片亚热带荒原上栖息着濒危的美国鳄鱼、宽吻海豚等不容易一见的动物,还有红树林、阔叶林和起伏的草甸。

        最著名的步道Anhinga Trail被奉为大沼泽必走路线,因为可以近距离欣赏成堆出现的鳄鱼们。大沼泽地国家公园在1993年就被列入濒危遗产,因为当年的飓风,以及公园外部的运河、防洪堤和蓄水区工程导致的河流改向。

        直到2007年委员会认为问题有所改善才将其从濒危名单中删除。但是2010年,自然环境的退化以及物种的减少,使得大沼泽地国家公园在此被列入濒危名单,至今没有下榜。